您现在正在浏览: 首页 » 普法宣传 » 正文

 

学生身份并不当然限制在校生作为普通劳动者加入劳动力群体

发布时间: 2018-08-21 18:10:45   作者:本站编辑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   我要评论()
摘要:

本案要旨
在校大学生能否成为劳动关系的主体,我国劳动法律法规并未做出禁止性规定。
案情简述
胡某系某某大学成贤学院2011级学生,2015年2月17日棒约翰公司向胡某发出录用通知,载明胡某的工作岗位为餐厅见习助理,工作地点为南京,实习期工资为2700元/月,转正工资为2900元/月。双方于2015年3月2日签订《在校生实习协议》,协议约定胡某从事餐厅见习助理工作,实习期限为2015年3月2日至2016年3月1日止,棒约翰公司每月支付胡某实习津贴2700元,棒约翰公司不为胡某缴纳社会保险费。胡某在棒约翰公司工作期间,棒约翰公司与胡某及胡某所在学校间并未签订三方协议,棒约翰公司也没有向胡某所在学校支付任何费用。胡某每天工作8小时。棒约翰公司每月通过银行发放胡某的实习补贴至2015年6月,银行对账单中的摘要标注为“工资”。
2015年4月17日胡某在上班路上发生交通事故,并住院手术,后未再至棒约翰公司处工作。2015年6月22日,胡某领取到某某大学成贤学院的《毕业证书》。2015年7月15日,胡某向南京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,请求确认其与棒约翰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。2015年7月23日,棒约翰公司作出《终止实习协议通知书》,终止胡某、棒约翰公司双方签订的《在校生实习协议》。2015年8月27日,南京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经审查认为,胡某至棒约翰公司实习以及发生交通事故时为在校大学生,且胡某发生交通事故后未再至棒约翰公司处工作,故裁决对胡某的仲裁请求不予支持。胡某(原告)不服,于法定期限内诉至一审法院。
判决摘要
一审法院认为,胡某与棒约翰公司签订协议时已年满22周岁,符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》规定的就业年龄,具备与用工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行为能力与责任能力,且法律并未将在校学生排除在外,学生身份并不当然限制胡某作为普通劳动者加入劳动力群体。
原劳动部《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》第12条规定“在校生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,不视为就业,未建立劳动关系,可以不签订劳动合同。”该规定应指在校学生不以就业为目的,利用学习之余的空闲时间打工补贴学费、生活费的情形。本案胡某进入棒约翰公司时距离其毕业只剩3个多月的时间,棒约翰公司在录用胡某时对其学习情况、毕业时间应当清楚,双方签订的协议期限持续到胡某毕业后近9个月,可以看出胡某向棒约翰公司明确表达了求职就业愿望,棒约翰公司也认可胡某的就业目的,双方就此形成了真实的劳动关系,而且胡某在棒约翰公司处每天工作时间8小时,并非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,而是以就业为目的在棒约翰公司处工作。棒约翰公司主张胡某为实习生,不具备劳动主体资格,但实习是以学习为目的,到机关、企业、事业单位等参加社会实践,巩固、补充课堂知识,没有工资,不存在由实习生与单位签订劳动合同、明确岗位、报酬、福利待遇等的情形。胡某的情形显然不属于实习。
胡某、棒约翰公司签订的《在校生实习协议》本质上为劳动合同,胡某、棒约翰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,该协议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,不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,合法、有效,对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。综上,一审法院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》第十七条、第十八条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六十四条、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,判决:确认胡某与棒约翰公司自2015年3月2日起存在劳动关系。
一审判决后,棒约翰公司(被告)不服,随后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。
二审法院经审理后,认为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,所作判决并无不当,判决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法律评析
本案争议焦点为胡某与棒约翰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。关于在校大学生能否成为劳动关系的主体,我国劳动法律法规并未做出禁止性规定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》第十五条规定,“禁止用人单位招用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。”原劳动部《关于贯彻执行﹤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﹥若干问题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第4条规定,“公务员和比照实行公务员制度的事业组织和社会团体的工作人员,以及农村劳动者(乡镇企业职工和进城务工、经商的农民除外)、现役军人和家庭保姆等不适用劳动法”,该条规定并未将在校大学生包括在内。胡某应聘棒约翰公司时已满22周岁,是即将毕业的大学四年级学生,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和责任能力,依法应当具有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主体资格。
《意见》第12条规定,“在校生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,不视为就业,未建立劳动关系,可以不签订劳动合同”。该规定从规范劳动合同制度的角度,将“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”的在校生排除在劳动关系主体之外。胡某应聘棒约翰公司时,虽然离毕业还有3个多月,但已基本完成了学业,其在取得毕业证书之前进入劳动力市场的行为并不受法律所限制。其每周工作五天、每天工作8小时的作息时间,符合全日制劳动合同的特点。其与棒约翰公司签订的期限为一年,时间跨度至其毕业以后,也与利用学习之余提供短期或不定期劳务的勤工助学情形不相符合。此外,棒约翰公司对胡某系即将毕业的在校学生身份是明知的,双方就社会保险待遇问题亦有沟通。由此可见,胡某与棒约翰公司签订“在校生实习协议”的目的,是与棒约翰公司建立稳定的劳动关系,而非“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”。
棒约翰公司与胡某签订的合同名称虽为“在校生实习协议”,但从双方所订协议中工作岗位明确、劳动报酬亦不显著低于同行业劳动者的劳动报酬等内容看,胡某为棒约翰公司提供的劳动,显然不同于在校大学生以学习为目的而进行的社会实践活动。综上,胡某为棒约翰公司提供的劳动既不属于“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”,也不属于以学习和教学为目的进行在校学生实习,应认定胡某与棒约翰公司之间自2015年3月2日起就已经存在劳动关系。
 

下载附件:
    Tags: 本文暂无Tags!

    冀ICP备05002795号     地址: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学院北路530号    邮政编码:056005
    版权所有©邯郸学院